王健林总有办法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07:45

原标题:王健林总有办法

对于想成为百年企业的万达来说,这340亿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AI财经社原创】

文| 唐煜石若萧编辑| 王晓玲

在资金紧张中度过了分外坎坷一年的王健林,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1月29日,万达官网发布消息称,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这将是全球互联网公司和实体商业巨头之间最大的单笔战略投资之一。

9天前,1月20日举行的万达年会上,当会场飘荡着《歌唱祖国》的旋律时,台下的王健林激动得难以自已,他从桌上拿起方巾悄悄擦掉眼泪。后来他向外界坦言:“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

2017年5月,万达失去大马城项目;6月,万达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随后遭遇“股债双杀”;此后,万达开始万达广场与酒店打包出售给了融创与富力集团。同时抛售伦敦、悉尼等海外物业;2017年年底,万达网科又被爆出裁员幅度超过50%。

嘲讽、质疑、唱衰的声音像多米诺骨牌接踵而至。从下半年开始,王健林发现自己不再是人人追捧簇拥的“王首富”。跌落神坛后,他和万达开始频繁和外界的流言展开较量。

在这次年会上,除了冰冷的数据,王健林用万字长文回应了万达甩卖资产、网科裁员等问题,不仅流露出性格中的直率和果断,也向外界展现了万达在动荡中转型的不易。

回过头来看,当时他应该正在为今天的这个结果努力。对于想成为百年企业的万达来说,这340亿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引入新战略投资者后,万达商业将更名为万达商管集团,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万达商管今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各方将推动万达商管集团尽快上市。这一举措与王健林在今年年会上宣称的战略相符。年会上,王健林曾透露称,新的商管集团将是万达集团的核心企业。截止2017年底,万达商管持有已开业商业面积3151万平方米,在中国开业万达广场235个,年客流31.9亿人次。

万达在消息中宣称,重新定位的万达商管集团将共同打造线上线下融合的中国“新消费”商业模式,实现实体商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双赢。万达保持对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主导权,而腾讯将主推与万达网科的战略合作。

这一举措证实了万达淡化了传统地产业务的概念,着重强化轻资产的战略。新闻稿最后宣称,腾讯、苏宁等投资人将利用资本力量,协助万达尽快实现1000家万达广场的目标。

家底

在年会上,万达亮出了自己的家底:7000亿元。其中国内资产占比93%,国外占比7%。

长达万字的工作报告中,王健林特意把这个数据排到了最前面,“为什么专门提这个数据?去年有人说万达把大量资产转移到海外去了,数据证明完全不符合事实。”

2012年,万达刚迈进国际化的大门。面临着无情的市场竞争,它立志十年内成为世界一流跨国企业,为中国民营企业争光。

但到了2017年的6月,一切都变了。随着中国应付灰犀牛,银监会要求银行系统排查万达、复星、海航等海外并购明星企业授信及风险,万达系同步暴跌,遭遇股债双杀,王健林的资产大幅缩水。

当海外投资还没有和金融风险联系在一起时,站在巅峰的王健林,曾引用2015年最牛辞职信来说万达:“世界这么大,我想去闯闯”。但曾经说“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王首富,现在开始说“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把主要投资放在国内”了。

王健林的决心已定。在年会召开的前四天,万达酒店还发布公告称,拟作价356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3.15亿元),出售所持的万达·伦敦ONE项目60%的股份。这是万达在海外的首个项目,当时万达曾宣称,这是集团高档酒店全球化布局的开始。

万达酒店1月29日晚又发布公告称:以约3.15亿澳元(相当于19.19亿港元)现金出售于澳大利亚的若干物业项目,买方还将代澳洲公司偿还债务款项约8.15亿澳元。股票自1月30日起复牌。

2017年,万达不仅收敛了进军全球化的野心,还放弃了酒店资产和文旅项目。2017年,万达集团实现收入2273.7亿元,完成计划的113%,同比减少10.8%,7000亿元的资产也同比减少11.5%。资产、收入两项指标的减少,是因为万达商业转让文旅项目、酒店资产。王健林还补充到,除了转让资产使收入减少,还有162亿旅游收入去年不能并报。

半年前,那场百亿大交易之后,开怀畅饮的三位大佬。@视觉中国

在万达年会上,王健林曾收敛了所有的怒气,回归一个老企业家的沉稳角色。他显得语重心长:“买就说这个公司好,卖就说这个公司不好,这是根本不懂商业思维。”

决心减轻万达负债率的王健林,心里的小算盘打得精明。他说,仅此一项转让协议就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相当于减债1100亿元,“万达过去几年在海外投了一批项目,现在我们决定清偿海外债务,卖一半资产就能把全部债务清偿,说明我们买和卖之间赚钱了。”

在万达的商业版图中,万达广场一直处于核心位置。2017年12月的苏宁战略发布会,王健林被张近东请去站台,当主角透露3年要开2万家门店,镁光灯下的王健林就没忍住自己的计划,提出力争10年建1000家万达广场,令座下半壁地产圈大佬们咋舌。

为每年50个以上万达广场的开业储存资金,则是抛售这两项资产的另一重要原因。王健林指出,万达十几个文旅项目叠加在一起,虽然通过销售物业能回收大部分现金,但至少五到六年内,每年净增1000亿负债,压力相当大。同时,酒店整体年平均回报率低于4%,全部酒店每年吃掉十几个万达广场的净利润。

“为了企业安全,为了保证核心产业发展,我们必须这样做。”王健林说。

转型

此前在年会上,王健林还曾透露,“万达商业A股退市资金有了可靠方案”。

万达商业于2016年9月20日从港交所退市,根据与退市投资人的协议规定,退市两年内万达商业未能完成A股上市,退市投资人有权要求万达集团进行回购,并支付8-10%的利息。

万达商业目前在A股IPO的排名一直在50到60位之间,万达私有化项目书显示,如果万达商业2018年8月31日前未能实现A股上市,万达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王健林此话的意思应是,如果万达商业未能登陆A股,股份回购资金已有了可靠方案。

而另一边,万达电影复牌遥遥无期。自从去年开始,万达电影就持续停牌,虽然每隔一段时间就发公告,但何时复牌却语焉不详。

万达电影(002739)1月24日晚公告,截至目前,公司及聘请的独立财务顾问、审计机构、评估机构、律师等中介机构正在积极推动重大资产重组相关的各项工作,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或报告书等信息披露文件也在积极准备中。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其实从2015年开始,万达就已经在走转型之路。王健林提出,万达要从走出大连、转向商业地产、进入文化旅游产业再进一步,变成一家以服务业为主的企业。他喊出新口号,“我希望三到五年之内把‘地产’去掉,变成商业发展公司或者商业服务公司。”

位于云南景洪的万达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高端度假酒店。@视觉中国

万达的轻资产模式分为两类,一种叫做投资类,一种叫做合作类。投资类就是别人出钱,万达帮投资方找地、设计、建设、招商、竣工运营后移交给对方,其中还有一个资本化程序。合作类就是万达既不出钱,也不出地,觉得项目合适,跟投资方签合同,帮对方建设,建成后租金三七分成。

2016年,王健林曾将合作类万达广场称为“万达轻资产模式的最高级形式”。这也是万达当前力推的轻资产模式。

2017年,万达商业收入1125.4亿元,其中租金收入255.2亿元。新开业万达广场49个,其中轻资产项目24个。新发展轻资产万达广场47个,其中合作类万达广场签约37个。王健林也对这番业绩表示满意:“远超年初发展25个轻资产、其中合作类15个的目标,超出预期。”

2017年7月急售资产包后,万达的内部框架不断调整。目前,万达内部业务架构分为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四个集团。为了适应转型,2018年,王健林也透露出组织框架新的调整计划。

年会上,王健林建议将原来的商业地产更名,使其成为一个纯粹的商业物业持有和运营管理商。另一个重大调整是成立地产集团,主要负责消化原来商业地产的房地产开发业务,但是利润仍归商管,同时负责开发万达广场重资产和输出品牌管理。

第三个计划是将要成立新网科公司。万达网络科技集团成立于2016年,是从万达金融集团中分拆独立出来的板块。主要负责保险、投资业务,旗下有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等分支。

作为集团第四次转型的产物,王健林曾对万达网科寄予厚望。在万达集团2016年的年会上,王健林表示,集团批准了万达网科2017年至2019年的发展计划,同时批准五年资金计划。按照这个计划,万达网科要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万达网科的整体上市。

但万达网科的业务模式却一直不清晰。在2017年年末,万达网科更被媒体爆出大规模裁员。在这次年会上,王健林直接隔空喊话万达网科总裁曲德君:“网上传网科裁员6000人,网科总共就3000人,怎么可能裁掉6000人!曲德君你为什么也不出来辟辟谣?”

王健林反思,“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他认为,万达网科不是没有做出成绩,而是开发出的东西还在培育期,不能马上被资本市场接受。原来方向也有偏差,老想大规模来做,如果就为万达广场、旅游度假区研发,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

提到成立新网科时,王健林特意强调,“战略合作者确定之后,再来确定业务目标。点这一句话,是说给网科同志们听的。”同时,网科集团也暂不安排收入计划。

办法

经历多事之秋,王健林2018年的小目标显得很委婉:计划收入2479亿元。

王健林对各项业务勾勒了更为详尽的蓝图。2018年商业地产收入1245.4亿元,其中商管公司总收入366.4亿元,租金收入326.8亿元;新开业万达广场50个,万达茂2个;房地产收入879亿元;新发展重资产万达广场7个;轻资产万达广场50个,其中合作类40个,投资类10个。

文化集团收入733亿元,其中影视集团收入581亿元;体育集团收入94.3亿元;文旅集团收入30.7亿元;宝贝王集团收入26.4亿元。金融集团收入408亿元,集团其它收入92.8亿元。

军人出身的王健林对速度有着极强的追求。他指出,有人写文章说一个企业建设50个商业中心是极限,但万达要突破这个“极限”。王健林非常看好轻资产的前景,除了要求加快万达广场加快轻资产的发展速度,也要求大力发展其他支柱产业。

在万达集团2017年收入中,文化产业收入占万达集团收入比重升至28.1%,接近30%,已成为万达另一个支柱产业。王健林也透露出期望,“希望今年文化集团努努力,看能不能超过30%。”

文化产业旗下包括影业、体育、文旅和宝贝王集团。这个王健林首次在工作报告中重点介绍的公司,被寄予厚望。这是一家定位为以自有IP传播、衍生品销售为主,集儿童教育、游乐、美食于一体的综合性儿童产业公司。

万达宝贝王。@视觉中国

据他介绍,十年前万达广场就想引进一个儿童娱乐综合公司,但在国外找了五六年都没找到。万达出于实现全客层经营,决心自营。一开始公司定位做儿童娱乐,名字就叫儿童娱乐连锁公司,去年才改名叫宝贝王集团。王健林说,未来宝贝王要把IP传播、衍生品收入作为发展方向。

王健林对此又展开了联想:“万达城和迪士尼、环球的差距在什么地方?就是娱乐主题不是自己的故事。如果有故事,有IP,再来传播,就完全不一样。去年宝贝王衍生品净利润近亿元,如果有一天宝贝王发展到几十亿、上百亿衍生品收入,线下千店的场景,做人气就可以了,实体店不盈利也可以。这就是发展模式。”

他相信,宝贝王有可能超过万达电影,成为万达集团又一个新的核心企业。

除了制定小目标,年会上王健林也不忘彰显万达的社会责任感。他承诺,万达集团将采用一切资本手段降低企业负债,并逐步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同时计划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今天我可以在这里负责任地说,万达集团在全球绝不会出现任何信用违约!万达30年没有出现一起信用违约,我们把信用看得比资产、利润更重要。”

对于致力成为百年企业的万达来说,30年的确是个重要的节点。但王健林低调地说,会用节俭的方式展开一系列庆祝活动。2016年的年会上,王健林曾经壮志满满,说要使万达2017年总资产达到9000亿元,营业收入增至2658亿元。而去年的成绩单距离KPI显然还有很大的距离。

在年会上,王健林看起来为2018年的艰苦做好了准备。仅9天后,340亿资金到来,看吧,王健林总有办法。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